当前位置:首页 >标题新闻

面对破坏性森林火灾 世界第一强国何以手足无措?

发布日期:2017-11-03 来源:防火办

尽管随着时间的流逝,美国加州山火的消息已退出媒体头版,但这场加州有史以来最具破坏力的山火,实际上并未完全被扑灭。


视频记录山火前后惊人对比↓↓↓



直到当地时间10月17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森林防火发言人宣称,自10月8日开始进行的加州大火扑救行动已“初见成效”,火势已初步得到控制,强制疏散令涉及的居民人数从原先的10万人以上,降至约7.5万人。

 

 

  

然而当时全加州17个火点无一被扑灭,只是“其中一些已得到50%-60%的控制”,通常这意味着过火面积不会进一步扩大,部分火点的疏散民众已被允许有条件回家探望。


 

    

10月20日,加州森林消防局(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Forestry and Fire Protection)宣布了最新损失数据:逾8400座建筑被火灾损毁,全加州58个郡中有8个遭到严重破坏,过火面积达21.3万英亩(约合近9万公顷),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2亿美元。火灾已经造成42人死亡(其中16人直接死于火灾)。


 

    

在一些经济损失特别严重的地区,如索诺玛郡的圣罗莎,整条街道被烧成废墟,近3万人电力供应完全中断,2.5万人被迫离家。正如当地市政工作人员所言,“过去一周里我们的城市每20家中就有1家被火灾烧毁了家园,损失将是灾难性的,对于我们这样的地方而言,从灾害损失中恢复将是漫长的过程


 

    

此次火灾最严重的几个郡,是加州最主要的葡萄酒产地,尽管因今年气候异常,大多数葡萄提前采摘,除赤霞珠等个别晚熟品种外,葡萄产量受影响预计不大,但葡萄园、葡萄树和酿酒设施的损失却极为惨重,这对当地倚靠葡萄酒经济为生的人们而言可谓代价沉重。

 

 

   

加州是光伏和高精密光学仪器等对空气质量要求较高产业的重镇,大多数专家预计,这次火灾所造成的大气污染,将在较长一段时间构成对加州许多地区大气质量的严重影响,而这种影响究竟会在何等程度上损害上述产业,是亟待查明的一件事。


何以手足无措

    

加州山火何以如此凶猛?堂堂世界第一大国、强国,如何又表现得有些应对不力?

 

 

 

加州位于美洲大陆西海岸,气候特点是夏季高温少雨,冬季低温多雨,因此夏秋季节很容易发生山火,1933年洛杉矶郡格里菲特公园山火曾导致29人丧生,而1991年奥克兰岗火灾则夺取了25人的生命。据加州林业消防局副局长贝兰特(Daniel Berlant)所言,2003、2007、2008年,加州都曾发生过大火。


 

    

自2011年起,加州连续7年遭遇大旱。加州以往虽也常常闹旱灾,但通常是旱个一两年,隔上几年再旱个一两年,且多半是夏季旱、冬季好转。但如今的旱情却连续一年四季,甚至年复一年,让加利福尼亚人十分难耐。


 


2014年,加州州长布朗(Jerry Brown)呼吁民众自愿减少用水两成。2015年州政府更发布行政命令,强制性减少企业用水量90%、居民用水量25%。曾信誓旦旦“立法强制限水并非本州传统”的布朗当时表示“如今我们必须认识到时代不同,为了家家户户门前可爱的小草地保持翠绿而不惜用水浇灌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加州福里蒙特地球法律中心(ELCF)主任希恩(Linda Sheehan)曾表示,曾几何时加州大多数人觉得本州水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丝毫不用担心“水荒”的可能性,结果在持续大旱突袭下措手不及,损失惨重——而夏秋季节的火灾频发,正是干旱大背景下的大概率事件。


 

    

尽管如此,此次火灾规模之大、造成死亡人数之多、损失之惨烈,也是空前的(加州历史上伤亡最大的一次山林火灾),对此加州消防部门表示“至少需要几周时间的调查,才能详细说明原因”。


南边的镜鉴

    

此次救灾中联邦暨加州应急部门的表现也引起争议。

 

 

   

尽管一些闪光点(如24小时内就集结了9个州的消防力量,其中最快的几小时到位;灾区进入紧急状态和联邦宣布对加州适用紧急状态法都较及时),但不足之处引发更多议论,如灭火投入少且慢,灾民安置缓慢,更严重的是,火灾受控“其实主要靠天”,正如高级气象学家克拉克(Ken Clark)所言,上周后半周起的降温和暴雨天气有助于火势的控制和扑救,“尽管救援人员都很努力,但没有老天爷帮忙是不行的


 

    

尽管号称拥有“全球装备最精良、最训练有素”的消防团队,但美国式消防弱点也十分明显:绝对人数虽多但七零八散,没有任何机构可以在紧急情况下快速(严格说即便“不快速”也做不到)调配全部就近的消防资源,这种机制和模式对付城市火警绰绰有余,应对横扫郡县的山林大火就显得捉襟见肘。


 

    

此外,正所谓尺有所短,美国消防团队缺乏一些应对大规模山林火灾的专用装备。尽管联邦政府迅速启动紧急状态法,并以此集结投入了各州消防力量,加州政府也迅速作出类似反应,但截至目前投入的救火、救援总人力竟不足一万人,联邦层面仅仅调派了联邦和各州的消防专业人员增援,不久前刚刚投入东部飓风水灾救险的联邦军队却基本按兵不动,加州也宁可悬赏鼓励狱警、囚犯上阵,也不曾动员州国民警卫队。之所以如此,是担心调动纪律部队大规模投入灭火,一旦发生伤亡会引来法理争议和巨大政治风险。

    

那么加拿大呢?

    

正如许多专家所言,导致加州大火的干旱近年来遍及整个北美太平洋沿岸,事实上加拿大卑诗省空前规模山火的发生,也就是不久前的事。


 

    

尽管实行类似体制,但加拿大森林消防团队装备有最适合快速应对山林火灾的国产专用水上飞机,并积累的丰富的扑救经验,他们不仅在去年阿尔伯特省麦克默里堡大火和今年卑诗省山火中大显身手,还曾远赴西班牙帮助扑救林火,此次也曾赴加州助战。


 

    

但和美国相比,加拿大地更广、人更稀,能动员和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更少,不论麦克默里堡或卑诗山火,都曾令当地遭受刻骨铭心的损失,一旦同样的久旱带来同样的新火警,加拿大真的准备好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