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防火信息

比老炮儿更猛的是这仨老兵 告诉你什么是真的火场江湖

发布日期:2018-06-11 来源:防火办

老炮儿”,北京俚语,指的是在某一行业曾经辉煌过的中老年人,至今仍然保持着自尊和技艺,受人尊重。部队里的“老炮儿”,泛指上士以上的战士,他们当兵经历丰富,工作能力出色,深得官兵喜欢,是部队里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汗马自然保护区的火场西北线,武警兴安盟森林支队3个“老炮儿”风力灭火机手各显神通,用他们的实际行动书写了老兵青春的芳华。

    

班长威信高,叫你上就得上

    

“邱祥云,走,跟我上!”小心翼翼躲在角落的他还是被班长齐东旭抓了个正着。刚刚听说中队要担负攻坚任务,新兵的邱祥云心里便想:可千万别把我挑中。没承想,班长看了一圈,还是叫上了他。他无奈地起身,拿起身旁的油锯跟了上来。




“为啥总叫上我!”“谁让你藏得最好。”其实战士们都知道,邱祥云爱偷懒,偏偏齐东旭就盯上了他,作为带领班级获得比武第一名、个人荣立二等功的班长,齐东旭的威信无人能敌。当兵比你长、能力比你强、干得比你多,你还有啥不服气的。



   

风机轰隆响,打了半天的火,还是无穷无尽地燃烧着,就像打仗,前面的敌人被扫射掉了,后面的敌人又扑过来了。山里的林子密,远处的火已经被纵横交错的枝丫遮住了视线。“邱祥云,快,给我据出一条道来。”看着班长漆黑脸上射出的目光,邱祥云蹭地一下冲了上去。左挥右砍,还没等道路被打通,班长便又开始了战斗。山高坡陡,站立很困难,齐东旭便跪着打火,汗水浸透了面罩,生气的他索性扯掉。身后的邱祥云看着,嘴里叨咕着:都四级警士长了,哪来的干劲?


   


“你小子,打火还寻思这个。我是班长,任务交给咱班了,完不成打脸啊。”似懂非懂的邱祥云思索着:面子是什么? 

    

淡定,打火时妆容不乱

    

慢条斯理的杨龙仔细穿戴着装备,检查着挎包。作为一名上士老兵,这样的任务他已经完成过多次。鞋带打紧,顺带往鞋子里塞一下,起身前进,从兜里掏出一块糖含在嘴里。全副武装的他不停摆动着风机,风筒紧贴地面,没过多久,他便超越前一个风机手继续战斗。




激战正酣,中队长杨曙光拍打着他们的肩膀示意休息。“队长,这火好打,就是容易形成树冠火,得贴着地面吹。”杨龙一边喝水一边说着。拧紧水壶盖,他又拿出了巧克力,掰了一块分给旁边的兄弟。队长把话接过:大家注意,这种松树油脂特别多,按着杨龙说的办,同时要注意清理,防止复燃。




“杨龙,你包里揣的啥,怎么那么鼓?”中队长好奇地问到。“多装了几瓶矿泉水”“水壶里不是有吗?”“我怕不够。”几个战士眼巴巴望着杨龙的挎包,再看看自己快干了的水壶,一下明白了许多。“看啥,渴过几次你就知道了。”拿着毛巾擦了擦汗,又拿湿巾整理一下妆容,掏出几粒花生米,嚼得津津有味的杨龙便又起身投入战斗。


   

全能手,搭房管家样样精通

    

打火全程没吭一声的段向华,下了火场已是傍晚。林区温差大,刚经历了一场烈火的炙烤,转眼间冷风已吹透背脊。还没来得及歇息,他便又跟着战友们搭起了帐篷。捡树枝、铺叶子,小房子越弄越像样。


   


“段儿,过来歇会,烤烤火。指导员牛飞喊段向华。“指导员,我看那面黑云快飘过来了,得抓紧干了。”完成最后一道工序,段儿又检查了一圈,确保不留缝隙,才安然休息。火堆旁,他把袜子脱下,脚上的泡已经破了。贴上创可贴,等袜子烤干,雨也“如期而至”。“段儿,咱们雨衣、雨披带的够吗?”指导员担忧地问着。“够了,就是昨天二中队过来借了3个雨披,没啥事。”




阵雨过后,炊事人员开始了忙碌。司务长的他一边计算着给养贮量,一边合计着怎么才能让兄弟们吃饱吃香。“把肉罐头切碎放在粥里,再做个拍黄瓜,多放点大蒜,消消毒。”



    

入伍14年,管钱管物、生火做饭,他一直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上山能打火,下山能管家,寡言少语的他深受官兵的喜爱。在许多战友眼里,他就像是大哥,可以依靠,可以诉说。林区里没有信号,几个新兵长时间没法给家里联系,眼神充满了无助。老大哥的他看到了,主动靠过去讲故事,“那年打火,我在山上待了15天!”



似水已流年,转身堪回首。青春须早为,岂能常少年。部队这群“老炮儿”将青春挥洒,把忠诚镌刻。流年无恙、光阴留香……